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小二的博客

勤俭以修身,淡泊以明志

 
 
 

日志

 
 

五年前瞒报矿难 山西大同数名官员落马  

2010-05-16 14:46:05|  分类: 社会民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报记者 王俊秀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2010-05-13  email推荐:

    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从山西有关部门证实,因与一起矿难瞒报有关,大同市分管煤炭及安全的原副市长王雁峰、大同市公安局原局长申公元及其儿子、经侦支队长高建勋、南郊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冯志勇、煤监局长张和平等纷纷落马。其中,申公元父子已于4月下旬被太原市检察院正式批捕。

    这些官员的落马,源于5年多前被瞒报的一起矿难。

    旷难发生后矿主封闭井口,死亡人数至今是谜

    李克伟是浙江省温州市平阳县人,在大同市拥有南郊区高峰、古店和左云县红窑沟、同兴等多座煤矿,人称“大同第一温州煤商”。

    在2009年年底轰轰烈烈的“温州煤商山西维权运动”中,却不见李克伟的踪影。当时,他因为一起重大责任事故,正在被山西警方网上通缉。

    据了解,2004年12月17日,大同市左云县店湾镇范家寺村的红窑沟煤矿,因井下运输皮带起火引燃煤层,死亡人数不明。矿主李克伟在红窑沟矿难发生后,没有组织抢险,而是立即封住了井口,数月后才打开井口转移尸体。

    封住井口的同时,矿主必须对当地官员和媒体“封口”,这是隐瞒矿难的潜规则。矿难发生时,申公元是大同市公安局长;王雁峰是大同市分管煤炭、安全的副市长。据称,李克伟为摆平瞒报之事,曾向王雁峰、申公元等大批官员进行利益输送。

    当时井下有多少矿工?至今,各种说法仍然不一,有说不到10人,有说80多人,还有说是200多人,多是外地民工,以四川籍居多。在网上搜索红窑沟煤矿,跟帖总有一首《哀悼死难矿工》的诗,其中有“被挖空的煤井张开魔鬼的黑口,亿万尖利的黑牙噬咬住80个矿工的身躯”的诗句。

    矿难发生9个月后,2005年秋,山西省一家媒体接到举报后进行调查采访,并联合四川省一家媒体一起披露此事。据最先介入调查该矿难瞒报的这家山西媒体记者回忆,2005年9月,他对红窑沟矿难瞒报的调查持续将近一个多月。他回忆,在他第一次到达现场时,现场还有许多残留的矿工简易宿舍,矿区的山顶上,正有人用灌浆机向井下灌浆进行灭火。这时,井口已被封闭。

    5年间监管部门两次调查无果

    大同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总工程师李胜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媒体曝光之后,原大同市市长郭良孝曾作出批示,安监局责成副局长武术负责调查。参与追踪报道的一名记者回忆,他们在武术的办公室看到一份上面标有郭良孝批示的报纸,大意是,“关于这起事故,此前有很多人讲过,我也问过你们多次,你们都说没事。现在人家(指媒体——记者注)用这么大的版面报出这事,你们说怎么回事?”

    2010年5月12日,大同煤矿安全监察分局党委书记徐宏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证实,早在2004年12月17日红窑沟煤矿发生矿难之后数日,他们就已接到事故举报,并对红窑沟煤矿进行调查。徐宏说,他们赶到现场时,井口还没有封闭,可以看到井口正冒着浓烟,井下有着火迹象。他们“调查了一下”,但没什么结果。

    徐宏回忆说,媒体曝光后领导作出批示,调查再度启动,但最终同样没有任何结果。徐宏坦承,对煤矿安全生产负有监管责任的煤监分局,以及大同市安监局等部门,对此都至少负有失察责任。徐宏还介绍:“那次调查是由大同市安监局一名叫武术的局长牵头,具体情况他最清楚。”

    在大同市安监局,中国青年报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大同市安监局副局长武术。武术表示,他是调查组组长,当时没调查到什么情况,后来调查组就解散了。

    徐宏和武术都拒绝解释当时为什么没有查到结果的原因。

    直到2009年年初,这一瞒报数年之久的矿难才浮出水面。2009年1月,中纪委再次在山西太原找到参与报道的记者,了解事件最新动态。同时透露,中纪委正在大同展开调查。1个月后,2009年2月18日,大同市公安局发出B级通缉令通缉红窑沟矿主李克伟,称因事涉“重大责任事故”。

    矿主归案 官员跌倒

    2010年春节后,李克伟是投案自首的,现羁押在河北省。

    大同市政府一副秘书长称,他听说李克伟投案后,只有一个要求,“不能在山西关押,怕有人干掉他”。

    李克伟归案后,第一个“咬”出的,是大同市公安局前局长申公元。记者获悉,目前申公元和其在北京做生意的儿子已被太原市人民检察院正式批捕。

    大同市公安局一中层干部称,中纪委已传唤多名公安局民警,其中包括大同市公安局特警支队支队长王文成和经侦支队支队长高建勋。也有民警表示,高建勋被传唤了,而王文成未被传唤。此二人在当地被称为申公元的“左膀右臂”,“一个是打人的,一个是弄钱的”。所谓“弄钱,就是到处查税,替代税务部门收税款和罚款”。

    据了解,目前高建勋亦被中纪委双规,原因是申公元供出其钱财来源与高建勋有关。

    据了解,高建勋“弄钱”的手段很多,当地一名企业家就因为“不听话”而被安上各种罪名,虽然法院两次判决均是无罪,但这名企业家在被羁押了900多天后,已是几近破产。

    目前被双规的还有大同市煤矿安全监察分局局长张和平。据了解,在红窑沟煤矿那起矿难瞒报中,作为煤监局长,张和平所在的煤监分局,以及大同市安监局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5月12日,记者看到张和平的办公室已被贴上了封条。新任煤监分局局长已经到任,他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证实,其前任局长张和平于4月22日被有关部门带走接受调查。

    据悉,目前中纪委已经进驻调查,将有更多官员涉案。

    矿主和官员的“爱恨情仇”

    一起矿难为何能掩盖5年之久,且政府耗费人力物力两番调查竟未发现?当地百姓称,这是因为李克伟背后有很硬的靠山,他们之间已经形成了利益链条。

    大同警方高层证实,李克伟之所以短短不到十年内,拥有十几座煤矿,关键是申公元的下属在帮助其抢矿,然后让李克伟代理。

    一家煤矿的开采运营,与公安局的关系非常重要。公安局治安支队主管民爆,经侦支队负责查处偷税漏税,矿山稽查大队管越层、越界及非法开采,没有关系的煤矿根本无法生存。

    而无论哪个煤矿被李克伟看上了,想不卖根本不可能,也没办法讨价还价,因为得罪了李克伟,以上任何一个环节都可能被卡死。于是,李克伟在短短几年间,迅速成为“大同第一温州煤商”。

    一般,当矿难发生之后,大同市公安局内保二处应首先前往煤矿查扣账户,控制矿主。但是,警方官员证实,包括红窑沟矿难在内,他们从未收到任何查处李克伟矿的通知和要求。

    李克伟的靠山不只公安部门一家。在其煤矿的一个拉煤名单上,记者发现有三次出现“冯志勇”的名字。据了解,大同南郊区检察长名叫冯志勇。目前,据可靠消息,冯志勇也已被双规。

    当地坊间还称,矿难被揭开后,李克伟被通辑,而与其有关联的官员因为害怕受牵连,曾派人追杀李克伟。李克伟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选择了投案自首。在其归案后,曾为其提供庇护的申公元父子却因“窝藏罪”被抓。

    本报山西大同5月12日电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